柴可孵司机

众生非苦即甜,独你百味难辨

狼牙月1

本清流最近超稀罕这种妖怪兽人乱七八糟的设定!

Noves.:

狼牙月 一


#温柔腹黑神仙凯&放浪不羁妖精源


#前世今生  强强


#自己挖的坑,跪着也填完


 


 


第一章采花大盗


神降城城郊一家不起眼的客栈里,四五个农夫模样的青年要了壶茶水凑在一起消磨时间,往日里聊来聊去也不过那些个鸡毛蒜皮、家长里短,聊几句大家便兴致缺缺,但今日人精老张带来了一件趣事,他故作神秘地招了几下手,众人便围坐一圈,洗耳恭听。


“我听说啊,这城中心近日里出了个贼。”


“嗨,我当什么稀奇事,现如今这世道,什么地方不出几个小贼?”


老张被质疑也不生气,饶有兴趣继续道:“这贼可不是偷钱偷宝贝的小贼,他偷的,”老张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是人。”



“人?”几个男子疑惑了一瞬,忽有一人一拍大腿:“采花贼啊。”



老张得意的点点头道:“而且,我听说城中李员外家次子,就是那个出了名的美男子,昨儿晚就······”



“男子?!”一人惊呼出声打断了老张,老张连忙抬起头来四处张望,正巧看见一个头戴斗笠身穿白衣的高个少年一脚踏进客栈里,他看那少年在距离他们几张桌子处坐定,并不理会他们,才压低了声音继续道:“嘘,小点声。”



几个人连忙低下头来凑得更近,只听他说道:“这事可不能声张!据说那个‘断袖’采花贼也算是个‘贼中君子’,只是半夜潜入城中有名的美貌男子房中,在床侧看看模样便走,可谓是不惹是非、来去无踪。哪曾想这位李公子半夜里醒来看见床边坐了一个男人,第二天醒来竟痴痴傻傻地说梦到了仙子,一心想要离家找那人去!李员外恨铁不成钢,却还得让所有人不得宣扬。”



“哟!这这,这李公子竟也是个······”



“那采花贼竟有如此风姿?”



“那谁知道呀,咱们这皮糙肉厚的粗爷们,半夜哪有个‘仙子’去瞅瞅我们!”



“哈哈哈哈····”



众人嬉笑自嘲一番,便要把这奇闻扔在脑后,却听另一位读过些书的青年说道:“要说咱们这儿,还真有个神仙。”



“怎么说?”



“你们忘了,咱们这儿叫什么城?”



“神降啊。”



“这神降城之所以叫神降,就是因为相传一千年前,一位刚刚得道飞升的神仙竟自请归隐,选了一处灵秀之地作为归隐地,这个地方就是咱们城北那座仙山,神降山。”



众人纷纷啧啧惊奇。




“嘿,那要我是那采花大盗,我便去神降山看看那神仙去!既然是神仙,想必是一顶一的美貌吧!”




“说的是,说的是啊······”



这边一群农人聊得正酣,便显得客栈角落的白衣少年那儿格外冷清,店小二瞧着人气度不凡,便十分殷勤地给他端茶送水,结果这一趟他刚去换了壶水,一转身人就没了影,案上只剩一锭碎银,还有一杯半满的茶水仍有热气氤氲。


 


 


 


 


传奇在民间。林遇这话说得有点道理。采花大盗王源走出客栈露出浅笑,抬手压了压斗笠遮住大半张脸,当下便决定去神降山寻那传说中的美人神仙。




他脚程极快,轻功过人,路上并没遇上什么阻碍,唯一有点在意的便是他这个刚上任的漠北狼王把整个地盘上的大小事务全扔给了手下林遇,让他在冰天雪地里管着一大帮小狼崽子,而自个儿逍遥人间遍寻花柳去了,想起来林遇送他出发时那怨怼的眼神,王源还是有点良心的记挂了他下,默默想着等这趟结束回了漠北,就给他带点新奇小玩意,只不过他丝毫没有注意林遇早就不是那个围着他团团转讨颗糖吃的小孩子了。




这几日他边问路边走,顺便还了解了神降山的另外传说,比如说虽过个几十年就有信这些奇闻异事的人想去拜见仙人却总是在半山腰迷路啦,又比如山顶上并没有什么仙子,只有个活了几百年的老头子啦,还有什么此山极阴寒诡异是个非人之地啦·······等等等等,不一而足,总结起来就是从没一个人真到过神降山山顶,也没见过那神仙。听了这些真假难辨的传言,王源反而更相信这山顶上必定有个非人之物,因为只要是山,不管是从山脚的何处开始攀爬,沿着哪条路,只要有足够的力气和毅力向上走,总能走到顶,不说这山上有没有仙人,单是这种有能力在一整座如此高耸的山施障眼法的东西,他也有兴趣去交个“朋友”。


第三天,王源便站在了神降山山下,抬眼望了望这座云雾缭绕、草木蓊郁的高山,闭目感知周围气息,再睁开眼时,便气定神闲地使出轻功,一个飞身跃上两米外的一颗粗树,再几个起落便消失在茫茫云雾里。



行至半山腰,树木渐渐稀疏起来,王源跳下树枝四下打量,除了偶尔有鸟兽经过时发出的窸窣声响,并不见半点人烟,他继续向上走,过了小半个时辰,忽然顿住脚步,目光锐利地盯住丛丛野草后轻轻抖动的那一处,随即飞身接近,迅速出手,一把将那草丛后鬼鬼祟祟的东西揪了出来,提着那东西的后颈放到眼前一看,竟是个圆滚滚胖嘟嘟四肢和尾巴均胖成球、两根前腿死命抱着一根啃了大半的胡萝卜的肥兔子。



兔子?



王源感觉后槽牙痒痒起来,虽说这兔子实在是肥得天理难容,但环境恶劣只孕育凶残猛兽(比如王源)的漠北可没这种可口小点心。




王源提起一边嘴角露出一丝阴森邪笑,猎食者的本性顷刻暴露无遗,吓得那肥兔子缩起来的四条胖腿拼命挣扎,胡萝卜啪得落到地上,王源口中啧啧惋惜,一手提溜着兔子,一手拎起那胡萝卜放到眼前打量,饶有趣味地问道:“你说你吃素怎么还能吃成这个样子?”




肥兔子两只肥得只剩条缝的小眼睛更红了,全听不进王源的揶揄,粉色的三瓣嘴一张,竟发出人声:“救命啊!!!”



声音还是个八九岁小子的童声,饶是如此王源还是把萝卜一扔,皱皱眉揉了揉耳朵,缓解过分敏感的听觉时常承受的刺激。




“叫什么叫啊,给我把阵解开。”王源对那兔子说,若要是有个凡人见了这一场景,肯定要觉得他是个傻子。



兔子难以置信地说:“你怎么知道这里有阵?我在这儿守了二十年了,还没有谁过得了半山劫呢······”




“这简单,我走了半个时辰还是回到原地,不是有人搞鬼是什么?敬你们主人是个仙子,应该不搞些鬼打墙的招数,那定然是设了障眼阵法了。”



兔子奇道:“那也不对,半山劫的景物是重复的,就连树都是一模一样,你怎么,你怎么······”




“你怎么这么麻烦呀兔子球,”王源优雅地翻了个白眼,感情这神仙手底下都是这么些个小白花,那千年来都没人登顶也是个怪事,“那就要问你为什么一直蹲在那儿啃萝卜忘了看门,树都一样,你这样肥的兔子可是千年一见。”




“你!”兔子恼羞成怒又蹬了几下腿,瞄见王源露出的犬牙又老老实实缩起来,“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来我们山有何贵干?”




王源真是懒得跟这个会说人话的毛球废话,随口道:“仰慕你家主人,特来拜见。”




兔子眯了眯眼又要打量他,王源直接卡住它死穴逼得他吱哇乱叫,嘴里喊着“行行行,给你解开! 解开!”




王源这才满意放手,兔子回到草丛里,拿出个罗盘,肉球爪子拨动指针,在转到某一角度后啪地一按,登时一股气流从周围通过,四周景色变了样子,王源俯身拍拍兔子的圆脑袋,拍得它恨不得把头缩回身子里,招呼一声“多谢了,兔子球!”便潇洒离去,身后的兔子恼怒地喊道:“你才兔子球,我有名字的,我叫长白!”



“行吧,白兔子球!”那少年明朗清润的声音仍在林中回荡,而人早已没了踪影。






tbc.


咳咳,还没写到神仙哥哥出场,我特别期待写他出场,可是今晚太累了,先让源源爬会儿山_(:_」∠)_


源源现在的少年形态呢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到处找美人自然也是有缘由的下边会讲。


这个故事是自己十二月一直在想在构思的一个,考试复习累了的时候想想神仙哥哥和狼王弟弟,就很兴奋啊哈哈。写个长篇挑战一下自己,努力坚持下去。


设定源源狼是珍稀品种,雪狼



 


 


 


 


 


 


 


 

评论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