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可孵司机

众生非苦即甜,独你百味难辨

不愧是我超级钟爱的汤汤。您的文字真的是能让人触碰到另一个混沌又温暖的维度。字字藏爱,鲜明活跃炽热。

红油火锅:


  • 遇见你,是爱情


  • 完结 5200+


  • HE


  • 未来现实向


  • ——



“你觉得你值得被爱吗?”谈话进行了五分钟,于笺站起身来,他说话声音舒缓沉稳,慢慢在耳边回响开,他伸手,用了很大力气,拉开了旧式的碎花窗帘,明媚的太阳光线拥挤着淌进来,透过深红色窗框和玻璃。


王源皱了皱眉毛,他眯起眼睛,不自主地抬手,挡住直射过来的阳光,他回答:“虽然听起来自大,可我还是值得被爱吧。”


于笺点了点头,他摆弄着桌前的咖啡机,把热的咖啡端上来,他坐下去,扶了扶眼镜。


“我的答案,还满不满意?”王源准备品尝咖啡,他用指尖按了按胀痛的太阳穴,他抬眼看见了墙上的钟表,时间,下午三点三十分。


这是还未燥热,但早就不冰凉的夏天,王源即将二十五岁,他从表演系毕业,走着越来越巅峰顺畅的路。


“你想回答的都满意,”于笺离王源一米远,他在桌子那边坐着,窄窄的桌面上是咖啡和新鲜蛋糕,还有新鲜草莓;墙角的花瓶中是新鲜茉莉花,在淡色的光晕里洁白透亮,于笺继续说,“你的感情现状?”


王源吐了口气,他搅着杯子里的咖啡,眼角弯起弧度,他眨着眼睛,说:“已婚。”


“隐婚?”


“半隐婚,”王源手指在桌上交叉,他笑了一声,说,“假隐婚,就像你早就知道我已婚,可又觉得我是隐婚。”


于笺精明的眼睛里,神色有些严肃,他说话仍旧温柔:“和你爱人感情怎么样?”


“好八卦呀,”王源不禁笑出了声,他挠了挠耳朵,说,“挺好的,平淡期也很彼此依赖,不会经常发生争执,会彼此谅解。”


“其实你用不着特别官方,你可以聊一聊你们最近的日常生活,只要是方便透露的。”


王源耐心听完于笺的要求,他默默点头,然后回忆起这些天他和王俊凯的生活,他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儿,把其他事情的风头压下去,而这件事,也是他来于笺工作室咨询的原因。


于笺喝了口咖啡,也不着急,他坐在椅子里,一只手搭在桌上,平静地看向王源,等待他回答。


王源说:“他连续七天早起做饭给我,我从来没这样做过,所以,我可能不够爱他。”


“五点钟起么?”


“六点半起,对我来说太早了。”


“你不用工作啊?”


“我——”王源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换了个姿势坐,“最近休假,他还在工作,在北京,所以在家里住。”


于笺点头,他微笑着,突然话锋一转,他问:“你近期有什么新的作品么?”


“在计划,计划一首歌,可,没感觉,所以没写。”王源提起这事儿就会心烦,他摇着头,去捏于笺桌前一只陶瓷的白猫。


“那你先回去写歌吧,写完了再来找我,你心里对这件事儿的执念干扰了你的表达,我没办法帮你治疗。”


王源内心里觉得他在胡扯,可还是礼貌性地点了点头,他站起身来,终于松开了捏着陶瓷玩物的手,他拿起背包,就告辞了。


于笺的工作室在城中村一条深深的巷子里,当周围旧城被改造,城中村慢慢变成商业街的时候,这里仍旧很安静;王源冲不远处踩着一颗旧足球的助理招招手,说:“回去吧。”


“他怎么说?”


“让我过几天再来,我就不相信这种咨询,疑神疑鬼的,把诊所开在这种地方,还打着什么催眠的幌子,切。”王源说着,捂上了口罩,他跟在助理身后,匆匆忙忙走了几十米,找到了停在空地上的车。


助理说:“去吃点儿什么?”


“回家吃。”


“别回家吧,你们俩见面怎么聊?先冷静一下,咱找个地儿吃东西。”


午后热辣辣的风将王源额发舞动起来,他有些迷茫地站在原地,直愣愣地和助理对视,他敏感而焦躁,问:“怎么了?就出门三个小时,怎么了?”


“你自己看手机吧,网上都已经爆炸了。”


王源突然怒了,他觉得自己今天面对的人都磨磨蹭蹭,他冲助理说:“你直接告诉我会掉肉啊!”


巷子里被阳光灌满,墙角张着绿油油的花草,王源微微抬起眼睛,他看见一只不知名的鸟起舞,飞进北京不太透彻的天空里去了。


 


王俊凯在家,王俊凯冷着脸收拾行李箱,他看见王源,眼睛里就是无边的愧疚,他伸手接住了王源砸过来的手。


王源整张脸紧绷着,他气得发抖,他手腕被制约住,于是愤恨地抬起脚,在碰到王俊凯膝盖的瞬间,却回了大概七成的力气。


“你干嘛?你吃饭了没?”


王俊凯仿佛没用劲,王源感觉自己浑身虚软,他被王俊凯抓住手,扔在了沙发上。


“你干嘛不早跟我说,我给你腾地儿啊,你干嘛不直接告诉我?”王源手捧着脸,忍着眼泪说话,


王俊凯声音除却以往的温柔,听起来冷冰冰的,他说:“毕竟这么多年了,不想闹得难看,我怕你伤心,没想到被拍了,你既然知道了,就好聚好散吧。”


天渐渐暗下去,王源在路上堵了四个小时,他身心俱疲,也没思虑着去开盏灯,他晕晕乎乎站起来,拿起王俊凯放在沙发上的手机。


指纹解锁,失败。


“密码都换了,你别试了,锁了又得麻烦,你能不能成熟一点儿。”王俊凯无奈中带着急躁,他伸手就夺过了手机。


王源抿着嘴巴,随即就眼睛酸痛,他还是忍着,忍得脸颊惨白,他说:“你从来没嫌弃我不成熟,我以为你就是喜欢幼稚一点儿单纯一点儿的样子,我把仅剩的天真留在你身边——”


“你别老提过去的事儿,没意思。”王俊凯打断了王源的话,他“啪”地将箱子合住。


王源看着王俊凯朝门边走,他有些懵,他气而且急躁,于是跑上前去,挡在了门前,浑身颤抖着,说:“王俊凯,你看看我,你冲我笑一笑,我爱你,我那么爱你。”


屋里已经很暗了,眼泪饱胀成模糊的水膜,把视线糊住了,王源隐约看得见王俊凯的脸,他突然就无力地蹲下去,仰起脸,身体靠在门上。


世界突然就变亮了,王源像是从无边的海洋里被捞起,他浑身湿淋淋,是汗的作用,他心脏疯狂鼓动,每一下都是疼的。


“喝点儿水,放松一下,呼吸困难就去里间吸氧,”于笺的声音出现,他站在躺椅的边上,他在王源眼前打了个响指,说,“没事儿,青春期加上工作压力,难免会心态不好,你队长也太着急了,两天给我打了八个电话。”


王源转了转眼珠,他瞥见自己细细的胳膊,他突然心脏一沉,着急地抬起腿来,他揉揉自己的脸,是特有的少年稚气感,他张开说话,是少年清亮的音色:“我没睡着啊。”


“梦的感觉怎么样?我可不知道你梦见了什么,”于笺眨眨眼,眼睛里仍旧是一贯的精明,他拍了拍王源的肩膀,说,“回去吧,好好学习,有事儿联系我。”


王源着急了,他记忆里自己已经二十多岁,已经和王俊凯结婚并且同居,还在真假难辨的场景中,经历了由出轨引发的争吵。


王源问:“什么时候是梦?现在是不是梦?我明明不是十几岁,可你看看我现在,我十几岁,怎么可能?”


门开了,走进来一个人,王源转过脸去,惊讶地唤了一声:“强哥?”


“走吧,回去,你还要写题,你妈妈打电话给我了,态度不太好,你好好跟她说。”史强穿着他最爱的短袖,是记忆里的样子,他还没离职,伸手扯着王源往外走。


王源吼一声:“我到底多大?我怎么在这儿?”


“我知道你不是在对小凯无理取闹,我明白你是在惩罚自己,用伤害他去惩罚你自己。你妈妈那边我有机会也会劝,小凯还在备考,你别让他分心。”


王源听得一头雾水,他隐约觉得这是十几岁某一年的某一天,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曾经穿过。


王源问:“我妈怎么了?关我妈什么事儿?她不是在西藏旅行么?”


“要去西藏啊?”史强仿佛有点无奈,他扯着王源,匆匆忙忙走了几十米,找到了停在空地上的车。


王源伸脚踹开了地上一颗旧的足球,他仰脸起来,感觉风有些冷,一只鸟落在了屋檐上,北京的天空灰蒙蒙的。


坐在车上,夕阳涂抹着即将入夜的城市,王源看着窗外倒行的楼房,拿出手机来。


时间,2017年。


他随着车前行,像是逐渐走进了时间的某一条轨道里,他看着手机屏幕中自己稚嫩的脸,又歪歪头,翻到了王俊凯的手机号。


这是他和王俊凯曾经分手的的日子,王源瞬间就想起来了。此时,他坐的车,穿的衣服,都和那一天重合了;王源突发奇想,他握紧了手机,他回家就往楼顶奔,到了天台。


仿佛连远处楼宇起伏的线条都重合,王源深知自己在梦境几重徘徊,重新回到了这一天,他迈着腿到天台边上去,靠着栏杆,手机亮起光,震动着,显示:王俊凯。


这备注应该没改多久,是吵架之后才改的,王源眼眶发酸,他接起电话来,等待王俊凯的,来自多年前的声音。王源想有个机会,哪怕是在梦里,他不再会把那句张狂稚气、震得心疼的分手说出口。


可电话那边沉默半秒,传来了于笺温和的声音,他说:“你后悔么?”


王源心脏瞬间下坠,跌落在地上,他揉着自己的眼睛,说:“我真的不应该,我那个时候太幼稚。”


“因为你不爱他么?”


“我爱他,因为我爱他我才和家里闹得很僵,我想得太多,我觉得自己能够脱离他。”


于笺说:“你最终没有脱离他,你尽全力挽救,你们一起努力然后在一起,所以,没什么不能释怀;你表面上安稳地了这么多年,可是那一段分别在你心里埋下了深重的自责,你总是背负着无形的压力。”


“在梦里,都没机会挽回么?”王源大概是自言自语,他的期望落空,因此只能望着远处的晚阳和楼顶,垂下头。


“可即便挽回了,也是梦里;你们不好么,你们后来不好么?”


王源手抖了一下,他手紧紧攀住天台的栏杆,他望着通话中的手机屏幕,那上面的通话背景,是王俊凯十七岁时候的脸;王源像是瞬间跌进了漩涡里,他捏了捏自己的鼻梁。


他再次醒来,他没再看到于笺的脸,他坐在台灯下面,脸压得发麻;转过脸去,王源看见了床上躺着的熟睡的王俊凯,以及沙发上红蓝两色的羽绒服。


桌上还有一堆没拆的生日礼物,王源揉着脸想,这是2017年冬季,十一月份,他们在滑雪场,王俊凯从几十里之外赶来,给他过生日。


他们跌跌撞撞,经历了几个月的冷战,又因为思念而暧昧不清,他服软了,一味倔强的王俊凯,同样也服软了。


王源爬到床上去,他的睡衣蹭着软绵绵的被子;他贴到王俊凯怀里去,喊他:“王俊凯,俊凯,我的哥。”


“你还不睡?别写了,明天写吧,太晚了。”王俊凯伸手把他揽在了怀里,他带着困意,语气深沉地说。


王源凑上去,两人滚烫的呼吸夹杂进来暖热的空气,王源黏腻地吻住他,王俊凯体味几秒,伸手揽紧了王源的腰。


 


睁开眼睛,看得见熟悉的陈设,王源喘着气,直起身来,他看见旧式的碎花窗帘紧闭,屋子里昏暗一片;王源抬起手来,脸上全是眼泪,他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于笺拿了现磨的咖啡来,桌上蛋糕是完整的,草莓洗干净了,满满码了一盘子。


王源头晕,问:“还没开始聊天么?”


“你一进门来就被催眠,”于笺敲了几下键盘,王源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一个刚录的视频文件,记录了王被催眠的过程,刚刚发送过来,“可以告诉我你的困扰。”


王源突然就站起来,他有些腿软,他着急地晃头,他说:“我得回家了,我现在是不是在现实里,还是梦里?”


“我说是现实,你会信么?”于笺伸手拉开了窗帘,太阳光瞬间倾泻进来,让人眼晕。


“我有答案了,我可能没什么要咨询。”王源全身都在抖,可他多想到王俊凯身边去,他许久挤压的困惑仿佛都消失了,他似乎真的回来了,从梦里回来。


王源走了出去,他感觉得到热腾腾的空气,他看见不远处,站着个人,脚下面踩着颗旧足球。


“王俊凯啊。”王源喊。


王俊凯看他出来,无聊的表情瞬间消失,他脸上露出平常又舒心的笑,几步走过来,一边走一边冲着王源伸出手。


“啊,怎么样?他说什么了?”


“就,睡着了。”王源把手递上去,紧紧牵住,他心里面突然就充实圆满,泛着烫意,他挠着头发,说。


王俊凯说:“看吧,失眠就是心理作用,你别压力大,也别想着吃药。”


王源上了车,他坐到王俊凯身边去,他向窗外看,看见一只鸟,张着翅膀从天际掠过,冲进北京清透朦胧的天空里去了。


王源相信了,这已经是现实,他和王俊凯的现在没有欺瞒和矛盾,脱离了年幼的稚气,在时间里慢慢长大,成了彼此灵魂的一部分,他没什么懊悔的原因,因为过去的一切都是现在的基石,快乐也好,悲痛也好,都牵引在幸福这条线上,不迟不早地来了。


王源发愁的作品终于有了进展,他当天晚上就填完了歌词,他喝完王俊凯递来的牛奶,给了他一个醇香温和的吻。


其实在爱情中,给予和接纳同等重要,接纳并不是不爱的表现,而也是一种爱的方式,在生活里,习惯给予的一方乐于为爱人付出,而习惯接纳的人,也在用其他的方式给予。


比如说,用十年的时间,去写一首歌。


没多久,有人在巴黎偶遇了王俊凯,不太清晰的照片中,是并肩行走的他们。王俊凯和王源紧紧牵手,穿得低调时尚,他们没有口罩遮面,在一家店铺中挑选商品,捧着饮料在街边相视而笑,他们在塞纳河畔,接吻。


《因为遇见你 2025版》发布,王源在社交软件艾特了王俊凯,没说什么多余的话。


王俊凯转发:“都在歌里。”


全新的编曲,配合熟悉的曲调,王源成熟之后的声线仍旧是薄荷味,他在歌词里写:


“茫茫人海中遇见你


如同阳光照进心底


最美的时光有你相依


我心情无法言喻


 


从未想过会遇见你


让我惊喜让我痴迷


衬衫围裙西装和睡衣


都不会孤单流离


 


因为遇见你,我一心一意


咖啡配糖不比我配你


苦涩回味甜蜜


因为遇见你,我珍藏花季


不争一世英名争朝夕


和你到海边看星星


巴黎的钟声正响起


奇幻的梦境和呼吸


三餐晨起可可调着蜜


节日祝福和吻来临


 


因为遇见你,我一心一意


咖啡配糖不比我配你


苦涩回味甜蜜


因为遇见你,我珍藏花季


不争一世英名争朝夕


和你到海边看星星


 


就算少年是野马驯梦遍体鳞伤


雨淋漓风凄凄在心间和身上微凉


可是你比时间温柔千倍陪在我身旁


我会用心点火照在你心上


 


因为遇见你,一切都注定


与你一起牵手往前进


每天值得回忆


此时抱着你,我如初心悸


就算面对再多暴风雨打击


我会坚定走下去


自从遇见你 那就是爱情”


——·全文完·—— 


 @爱在西元前 情深不渝  点了盗梦的梗,我感觉把握不了,所以就在现实向里添加了催眠和梦境的原素进去,希望你会喜欢,可能和你期望的有所出入,但还是希望看得开心啊!


 



评论

热度(861)